这是一只丧落

这里千落,all医all金谢谢√
沉迷于罗真无法自拔√
我很丧我很丧我很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杰医】赤花+花吐

主杰医,园医汤底,雷点慎入。

艾米丽:赤花症
杰克:花吐症
艾玛:助攻(bushi)

之前和阿灵讨论出来的一个脑洞,结果现在才动笔_(:ᗤ」ㄥ)_
依旧是渣文笔+ooc预警

葱白的指尖在行行墨迹间轻抚,艾米丽将手肘支在桌面,下巴搁在手心。半垂眼帘下的蓝瞳暗淡,几近失去光芒,失神的双眼里,视线始终徘徊在书页上那三个黑体加粗的大字。

艾米丽深深地叹出一口气,带着难言的痛楚与苦涩。

伴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艾玛的声音隔着门板蓦地响起。

“艾米丽,游戏快要开始了,该走啦。”

声音不大,足以唤回艾米丽不知沉浸在哪的思绪。

“啊,好。我这就来——”

她摸了摸还带着刺痛的眼睛,急忙转身推椅开门与艾玛汇合。

“抱歉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们走吧。”

秋风习习,吹动了敞开的窗子,发出吱呀作响的声音。

一片金黄的银杏树叶从空中不期而至,通过敞开的窗子飘飘落在那本摊开的书中,遮住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内容,衬得标题上那本就醒目三个字更为显眼——

赤花症。

军工厂某处。

艾米丽低着头专心包扎艾玛受伤的手臂,后者翡翠色眼瞳中流淌出的依恋目光则落在她身上,不曾偏移一分。

一股道不明的情愫在眸中晕染,艾玛攥紧了心口处的衣服,更清晰地感受到了加快跳动的心脏。

“好了。”艾米丽松开手,眉眼弯弯,笑得竟是那般动人,引得艾玛的心脏蓦地一窒。

她不自觉地伸出手,攥紧了艾米丽的袖口,脸庞染上红晕,低着头仔细感受着快得要喘不过气来的心脏。

艾米丽,我的天使……

艾米丽愣着“欸”了一声,伸手在艾玛眼前一挥,询问道:“怎么了艾玛?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闻言,艾玛抬头,撞上艾米丽一片担忧的神色,笑着摆手道:“没有没有!即使真的有不舒服,只要有艾米丽在就一定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艾米丽扑哧一笑,话中还带着笑声的颤音:“我哪有那么厉害?”

“当然!”艾玛蹙眉,神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不光是我,大家都很需要艾米丽,艾米丽是很重要的存在,没有艾米丽在是不行的!”

少女认真的语句传入耳中,让艾米丽不知不觉收敛起笑意,心沉了沉,又长又密的睫毛垂下,蔚蓝如天空的双眼再次暗了下来,放在腿侧的手攥紧成拳。

……没有我,不行的吗?

雾气升腾,形成一个人影,刚结束一场游戏的“开膛手”杰克先生不疾不徐地擦拭着利刃的鲜血与锈迹,以备下一次的狩猎,绅士的品格让他无论何时都是那么优雅从容。

忽然,杰克的动作蓦地一顿,旋即蹙眉,堵在喉咙的痒意令他猛地咳嗽了几声,几朵花从口中吐出。

杰克皱眉清了清嗓子,蹲下身捻起一朵地面上自己咳出来的花儿,挑眉着打量。

……花吐症,治愈方法是与喜欢的人接吻吗?

沉默了一会儿,杰克蓦地勾起唇角,鼻间发出一声轻笑,抬手理了理有些歪斜的礼帽,红眸弥漫起丝丝笑意。心中浮现出一个隐约的人影,心情前所未有地好了起来。

看来,计划得提前了啊。

昏黄的天色连同洒落于庄园的金色余晖被无边无尽的黑夜吞噬殆尽,布上了颗颗闪着微光的星辰,如此纯净的夜空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样的美景,艾米丽却无心欣赏。

坐立于镜前,对上镜中的自己——干净得没有一丝阴霾的蓝瞳中已经有了一朵花的轮廓,伴随着不容忽视的痛楚呈现含苞待放的姿态,也预示着顺其自然下去她的结局将会有多么凄惨。

指尖抚上眼睛,艾米丽的嘴角扬了扬,其中含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意味。

她叹了口气,静待艾玛的到来——艾玛说庄园主进了一批供他们玩乐的烟火,她邀请自己去前去观赏,晚饭过后在家中等她一同前往。

一分钟的时间,艾玛笑容灿烂地来到艾米丽家,却怔住,发现那原本应紧闭的门板大咧咧地敞开来。屋子里空无一人。

艾玛心下一慌,视线下移,不经意间发现门外的地面散落着片片娇艳的玫瑰花瓣,这个发现让艾玛的脸黑了下来。

“杰克,你这个混蛋!!!”

“啊嚏!”

这下连喷嚏都能吐出花了……

杰克淡然看着手心躺着的朵朵花儿,听到身后传来的“杰克先生”又勾了勾嘴角,转过身对她,眼眸微弯。

感到艾米丽流淌出的不解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杰克微一躬身,微微笑道:“十分抱歉艾米丽小姐,擅自将您带到这来。”声音又柔和下来,“是因为在下有重要的事想与您商量……”

艾米丽一怔。

“什么……唔!”

堪比天空的眼眸微微睁大,视线始终在那双红眸中徘徊,唇上温热的触感转瞬即逝,艾米丽愣愣地望着那张满含笑意的俊脸邪气地舔着嘴角,反应过来时脸上腾地一热。

“艾米丽小姐,”杰克弯腰,以单膝立足,呈求婚状,对上她仍懵懂迷茫的眼瞳,嘴角微微上扬。

杰克眉目间霎时收起笑意,目光郑重,脸上是一片庄严肃穆之色,一字一顿道:

“此刻的我不是伦敦的雾都开膛手,不是追猎求生者为目的的监管者,而是以一名普通男人的身份为心上人献上忠诚。”

闻言,艾米丽的瞳孔骤然一缩,攥于心口前的拳头开始发颤。

“艾米丽小姐,”杰克顿了顿,向她伸出手,“您愿意接受在下的忠诚吗?”

男人神色认真,找不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艾米丽盯着那只修长漂亮的手,眼角泛泪,心脏跳动的频率加快,从中涌现出一股柔软而又甜蜜的感觉。

她吸了吸鼻子,嗓音染上几分哽咽——艾米丽不止一次幻想过如果杰克向她求婚告白她该怎么办,幻想过后便是一阵自嘲,自嘲于自己的幻想未免太过荒谬……没想到,自己苦苦坚持的暗恋生涯只要她伸出手,便以一个完美的结局画上句号。

“我……”

她缓缓伸出手,就要搭上去。

“扑通——扑通——”

激烈到要窒息的心跳声几乎要震破耳膜,提醒着她要抓住什么,提醒着她一定要抓住些什么,错过了便再无机会……

那纤细的手指就要落在他的手心相触,与此同时,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痛楚,隐在蓝瞳的那朵花苞渐渐绽开,枝叶向前延伸,就要破出眼眶彻底绽放,耳边的心跳声似乎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艾玛的那句——

“不光是我,大家都很需要艾米丽,艾米丽是很重要的存在!没有艾米丽在是不行的!”

被喜悦冲晕的意识骤然清醒,指尖一颤,在空中停下。

艾米丽低头咬着下唇,最终还是收回了那只手。

这令杰克眼中一点一点亮起的光瞬间熄灭,他微低下头,心脏像被细细密密的针刺扎了一下又一下,难受得无法呼吸。

“……杰克先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艾米丽小姐。”

杰克又抬起头,继续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满是认真之态:“我的意识从未如此清醒,我对您的爱,至死不渝。”

“……”

艾米丽死死地揪着衣裙下摆,刘海遮住了她的表情,泪水浮在眼眶,嘴唇咬出血丝却恍若未觉,仿佛不这么做泪水便在刹那间决堤。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平复了下心情,抿了抿唇,嗓音有些发哑:“杰克先生,我的求生者同伴们或许忘了,但我还记得——监管者与求生者是敌对的立场。”

他无言,只是默默直起身,放回大腿两侧的手攥紧成拳,表情则被刘海的阴影所覆盖。

艾米丽拭去泪水,抬头,平日温柔尚存的蓝色眼眸覆上寒霜,亮得惊人。说出的话语更显冰冷:“即使庄园主同意求生者与监管者交往,那也仅限朋友关系。所以并不代表求生者可以与监管者谈恋爱——况且,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话落还带着气音的笑。

明明就不……

“而且,我想庄园主不会同意的。”末了,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浅笑。

“……”杰克沉默了一会儿,忽地轻笑出声,扶了扶礼帽,一躬身,“艾米丽小姐言之有理,是我欠缺考虑。”

“给小姐添了麻烦十分抱歉。”

艾米丽微微颔首一笑:“杰克先生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必道歉。”

“我与艾玛还有约,再会,杰克先生。”

“希望下次还能再见到您的笑容。再会,艾米丽小姐。”

话落,杰克便转身离开了此处。

望着他远去的背景,艾米丽苦笑了声。

眼中的刺痛淡去,花瓣的轮廓隐下。取而代之的是刚才满心的甜蜜被残忍撕裂的痛觉。

艾米丽攥了攥心口处的衣物布料,极力压下心脏突突的疼痛,带着脸上透着落满凄凉的神色离开了。

自己做的孽,谁也救不了。

而与艾米丽在相反路上行走的杰克则神情冰寒。

脸上面具般完美无瑕的笑意褪去,原本怀着满腔柔情的血色双眸有了一层冰封,毫不掩饰地透着惊人的冷意,冻人骨血的眼神令周边的花草都为之一寒。

而在那层看似薄薄的冰封之下,潜藏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危险、致命。衬得他面无表情的俊脸更为可怖。

一如当初笼罩在伦敦居民心头惶惶不安的噩梦——雾都“开膛手”,再现。

“日安,艾米丽。”

“日安,特蕾西。日安艾玛。日安,奈布先生。”

艾米丽的视线依次扫过求生者,明媚的双眸盛着盈盈笑意,嗓音轻柔地打了招呼。

“日安,艾米丽小姐。”

熟悉的磁性嗓音蓦地响起,艾米丽身体一颤,迅速压下内心的愧疚与苦涩循声转头望去,对上昨晚刚见过的红眸。

她无声地翘了翘嘴角,眼眸微弯,道:“日安,杰克先生。”

绅士与淑女。

都保持着完美的贵族礼仪,嘴角的弧度都上扬得恰到好处,嗓音都轻柔和缓,眼中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冷到极致的凉薄。

……那么,到底是什么变了呢?

艾米丽的赤花症,痊愈了。

『赤花症,唯一的治愈方法是,让喜欢的人恨上自己。』

【杰医】烟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ᗤ」ㄥ)_
啊,越来越短了(望天)
渣文笔+ooc预警

如墨的夜色缀着明亮的星辰,闪着点点烁烁的微光,清冷的月辉浅浅淡淡,洒落于那个漆黑的阳台。

黑发红眸的男人靠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指尖的红点闪烁,抬手,那猩红的一点便来到嘴边,他深吸一口气,再张嘴,一团白色的烟气从口中吐出缓缓散去。

艾米丽不喜欢烟味。

那自己,不在她眼皮子底下抽总行了吧?

杰克抬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

艾米丽准备下班了,去接她吧。

他想。

门锁忽地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杰克心下一惊,迅速转过身将已经烧掉一半还飘着袅袅烟气的烟头摁在指尖碾灭,随手丢进垃圾桶。

“啪”地一声,整个客厅明亮起来。

杰克笑笑,指了指墙上的时钟:“怎么自己回来了?提前下班也不跟我说一声?”

艾米丽没有回答,垂着眉眼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按下开关后鼻尖在空气中嗅了嗅,旋即蹙眉看他,几步上前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后者高举双手做投降状打断了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杰克你又抽烟?呛死了,而且对肺不好,再敢抽一次分手。’对不对?每次都是这一套。”

杰克笑得眉眼弯弯,红眸里流淌出宠溺的目光,亲昵地刮了刮艾米丽的鼻尖。

杰克不以为然的打趣令艾米丽恼怒又委屈,一下子拍开他的手,气鼓鼓地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还笑我?”

作为医者,她比平民大众更知道抽烟的危害和生命的脆弱。双眼也见证了因为病痛而造成的无数生离死别。

别人的悲剧,她只能叹息。

而自己身边的悲剧,她会用尽全力不让它有发生的一天。

然而这个家伙——

眼中倒映着自家男友还是一脸满不在乎的笑意。

耳边的哭喊声仿佛魔音挥之不去,艾米丽低下头咬紧下唇,忽地一脑袋扎进杰克怀里。

后者先是一怔,继而也拥住了她。

感受到怀中的女友身体轻轻发颤,更用力地抓紧了他背后的衣服布料,杰克把她的脸捧了起来,见艾米丽眼梢泛红的样子他愣了下,眼中锋利的光芒柔和下来,嗓音轻柔和缓:“怎么了?”

艾米丽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哽咽:“我……我今天见到了好几个因为抽烟的肺癌患者去世了。”

杰克目光一凝。

艾米丽顿了顿:“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抽烟,所以我很怕……”

杰克的手指一直在艾米丽的脸上摩挲,当指腹触碰到眼角那处微微的湿意时,指尖一顿,他勾起唇角,捧着女友的后脑勺慢慢地低下头。

“好,我答应你再也不抽烟了。”

“……你发誓。”

“嗯,我发誓。”

黑衣恶魔最终亲到了他亲爱的白衣天使。

那味道像什么呢?

大概是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糖果吧。

永远不会腻味的甜。

CPP无差别同人站:

【转发抽奖】转载本条,11月25日抽1名小太阳送金盒蛋白模。

1125金色时光企划 X CPP无差别同人站 生日庆典即将开启——

点我查看具体企划内容

点我查看如何投稿】2018年10月26日 至 2018年11月25日,努力产出,一起来将11.25这一天染成金色吧!

 

掬一捧海水,

取一方蓝天,

涂抹上初春的晨光,

与夏日的暖阳。

上天是否就是这样做成了你?

 

“你们休想——跨过这一步!”

“无论什么理由,同伴,是永远不能背叛的!”

“我们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他是天上星光落世,

唯愿他明亮,唯愿他闪耀。

 

↓↓应援奖励↓↓

★CPP开屏★

2018年11月25日前企划总投稿量过50,将由主办方提供11.25金生日当天CPP开屏。

★个人奖项★

安利能手奖、挖矿不停奖、植树造林奖、脑洞星人奖、最佳互动奖、勤奋评论奖、阳光普照奖,只为邂逅爱他的你。

(企划详情见图ヾ(✿゚▽゚)ノ)


【敲黑板】今天白糖降价批发

主杰医,内含魔机社园,雷点慎入
文笔渣+ooc预警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_(:ᗤ」ㄥ)_

————————
落日的昏黄晕染了天边,余晖洒落走廊,给冰冷的灰色地面添了几分暖意。

学校幽长的走廊回荡着鞋跟落地的阵阵脚步声。

刚刚做完学生会所有繁杂事务准备回教室拿上书包回家的艾米丽抱着一本本文件夹,独自一人漫步在走廊上。

她低头抬手,露出手腕上略带古董气息的手表——那是特蕾西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艾米丽忍不住叹息一声。

7点了。

“十分对不起艾米丽!”

学生会成员特蕾西双手合十,朝她深深地鞠躬。

等她直起身子,却仍低着头,似要把脚尖盯出一个洞,双手紧紧揪着衣服下摆:“那个,今天瑟维约我去等下的烟火大会,我……一时控制不住就答应了。所以……真的非常对不起!”特蕾西又鞠了个躬。

虽然艾米丽没看到小特已经被绯红晕染了的整个脸庞,但耳朵尖儿上像快要烧着了的红色艾玛和艾米丽看得一清二楚。

身为学生会会长的艾米丽笑笑:“没事,你暗恋瑟维的事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下总算快要修成正果了?加油!趁这次机会一口气拿下吧!”

得到准许的特蕾西眼睛蓦地一亮,丢下一句“艾米丽谢谢你”就化身风一般的女子飞出门外。

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艾玛与艾米丽。

戴着草帽的褐发女孩咬着下唇,看了看艾米丽和她桌面上堆成小山的文件,又为难地将视线移到手心的手机屏幕上。

“?”

反复几次后,目送特蕾西的艾米丽注意到了艾玛的奇怪。

“天使,艾米丽我……”艾玛鼓起勇气,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准备说些什么。

从手机流淌的动听音乐打断了艾玛接下来要说的话,手机的主人尴尬地看向手机屏幕——是克利切。

艾米丽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她扑哧一笑:“克利切也约了艾玛你去烟火大会对不对?既然人家终于攒足信心,那也别让他失望了——”

艾米丽眉眼弯弯得推着艾玛,见她还是一脸抗拒要说些什么,抬手用食指指腹抵着她的唇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堆文件对我这个学生会会长来说小菜一碟,所以你赶紧去赴约吧,别让克利切等太久了哦~”

艾玛咬咬唇,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说了句“好吧”。

于是,我们可爱的天使在接受完艾玛临走前的各种嘱托叮咛后脸色发苦地处理着各种烧脑的文件。

一想到刚才自己几乎都要猝死在学生会室,艾米丽就忍不住揉揉皱起的眉心。

但这又能怪谁?还不是自己做的孽。

“唉。”

艾米丽拖着疲累的身体终于走到教室门前。

一怔。

黑发红眸的男生就坐于在自己课桌前面的位置,撑着下巴,指尖百无聊赖地敲击着桌面。

昏黄的光线透过窗子染上他的发梢和脸侧,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脸庞称得上俊朗帅气,带着些略略的不羁,不知想到了什么,扬起了稍显痞气的弧度。竟是那般动人。

艾米丽看呆了,心跳竟漏了一拍。

对方似乎注意到了她,稍稍侧脸,看着她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回过神来的艾米丽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攥了攥冒着冷汗的手心,目光偏移一分,手掌握成拳放在唇边咳了几声,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下走向自己的座位。

“看了我那么久,好看吗?嗯?”杰克勾了勾唇角,戏谑地看着艾米丽。

“啪”地一声,艾米丽没好气地将手中的文件摔在桌面,瞪着杰克。

艾米丽恨恨地咬牙,“杰克同学,放学时间你不回家还在教室待着干什么?”

杰克挑眉:“等你啊。”

艾米丽被他理所当然地口气梗了一下,歪头不解地问道:“等我干什么?”

男生没有说话,两指沉默地把一封信和下面压着的信纸推到她眼前。

艾米丽眉心形成一个“川”字,盯着粉红的信封和封口的那个桃心,撑在桌面的手掌微微收紧。

“这是……?”

一股不好的感觉在内心升腾。

杰克笑笑,说道:“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所以……帮我抄下情书。”

纵然提前意识到了什么,艾米丽的下唇被咬得发白,眨眨眼憋下眼角的泪花,装作凶狠地样子瞪了过去:“没空。自己不会抄吗?”

后者摊手,扮作无辜的样子耸了耸肩:“字丑怪我咯?”

“……”

“安啦,抄完给你一个惊喜。”

“谁稀罕。”

艾米丽小声嘟囔着,把文件放进抽屉拿出笔抄了起来。

“这才是乖孩子~”杰克满意地笑了起来,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却被女生狠狠地拍了回去。

他摸了摸鼻尖,也没有在意。

“啧。”艾米丽每写一个字都愈发用力,小声抱怨“这情书写得怎么这么肉麻……”

杰克挑了挑眉,愉悦地上扬嘴角,艾米丽语气发酸的一句话落在他耳里成了最悦耳的小调。

说到这,不知道杰克内心想法的艾米丽心里还有些委屈。

这家伙,难道还没看出来自己喜欢他吗?!

“……迟钝的家伙。”

“嗯?什么?”

“额,咳咳,我说那个,收件人名字?”

杰克从鼻间发出一声轻笑,用指尖点了点:“那,就帮我写上‘艾米丽’三个字吧。”

“……?”

杰克笑得眉眼弯弯,红色的双眸弥漫着丝丝笑意,双手撑在桌面伏过身子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那么现在,到底是谁迟钝呢?嗯?”

最后那声慵懒低沉的“嗯?”勾得艾米丽差点魂飞魄散

对方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引得艾米丽心跳一阵加速。杰克满意地看着艾米丽白嫩的皮肤上染上了好看的粉红色。那双眸子的笑意更浓了。

“你……”

“艾米丽,我喜欢你。”

艾米丽一怔。

看着眼前收敛起笑容一脸郑重的男生,夕阳的光折射在他的脸上,更添了几分帅气。

艾米丽刚抬起头,那张俊脸已近在咫尺。

她也微笑着闭上了眼。

带着初恋的青涩,他的唇终于落到女生唇上。

所有的甜言蜜语都不及一个轻柔的亲吻。

“嗯,我也是。”